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紫微GIRL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ziweigirl.org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坏坏娱乐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huaihuaiyi.org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亚洲电影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6a8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一本妲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yibenda.org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女星臊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nvxingshao.com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狂草女生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sezuzu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人体西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qinqiuqiu.com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福利1000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yjgh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红芹芹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hoqinqin.com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涩情老街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sqlaojie.org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青涩老街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qslaojie.com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XX果敢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xxguogan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女星少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nvxinsao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色腾龙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setenglong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女星烧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nvxinshao.com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依依坏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yiyihuai.org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女同视频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gx3w.com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骚依依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saoyiyi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日美眉影视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zhuqinqin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射射初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sheshechu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
曝露勾引管理员 [小说] 所属网站:老女幸爱
我和老婆结婚几年,过着二人世界. 老婆快三十了,但身材样子都保养得好,还没生孩子. 我们 急着造人.一到老婆排卵期就干,每次都要灌滿她的淫穴为止. 過了一年,还沒有孩子. 但原本斯文的老婆就越干越骚. 她说精液打进子宫时的感觉最爽,每每都使她高潮叠起. 上年,我们搬定到一旧式公寓顶层. 这公寓顶层再走楼梯就可上天台. 公寓有管理员,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叫马叔,长期住在公寓阁楼.我们大厦的大小维修都找他查看. 有晚我下班回来,老婆不在家. 我想她是到天台去收衣服吧. 我就走到天台上去幫她. 我在梯间聽到天台上一男一女在说话声. 一个男的在讲黄段子笑话,那女的听了就小声的笑起来,笑得有點騷. 我听得出那是老婆的声音. 是什么人正在调戏我老婆呢? …
https://m.pwne.net/xsjq/baolugouyinguanliyuan/